Skip to content

朋友说我的生日快到了

-朋友说:黄,生日快到了呢。

-我:<Smiling face>

-就是问你想要什么

-我要个女朋友

-太贵了买不起,有没有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

-我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收到啦,礼物什么不送也罢

朋友问我

生日想要什么

我说,女朋友

他回,办不到

我说我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收到

其实有很多话我没说

其实我想要的有很多

我希望上Google不用翻墙

我希望我的布洛格不用放在Hong Kong

我想要我的智商不被浪费

我想要市场足够开放

我还想要历史不再被“教”

我想要 the one whose name named the street before China consulate in US 得到释放

我想要世界不再面向对象(而是面向过程)

我想要环境不再被污染

世界不再有战争

动物不再被灭绝

气候不再恶化

人们不再沉默

……

 

我……

 

Anxiety

我想我的焦虑不该称之为病症。因为自这么多时日来看,我总结出的原因是:对周围环境评价的下降。在环境较差时做出一些反应,甚至达到意志不可控的机理范围,我想这是一种本能,天性使然,是人类亿万年来,经过自然筛选保留下来的基因,应是好的。只是可使我感到焦虑的事情实在太多,多到导致我overact。

所以我不想因此责怪自己。我不认为我有做错什么。“倘若不在意这些问题”的假设只能在“沉默的绝望之中”的人身上成立。于我,绝不。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I am what I am

mmexport1419468183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