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hich one do you like?

image

一张图前后可以有天壤之别,但有人就喜欢假的,喜欢被骗。我反正喜欢原图,你呢?

我的逻辑

手套不错,看到那缝在里面的塑料感颇强到碍手的标签,就想把它剪了。但看到上面的品牌,我想了想还是不剪:好品牌还是值得尊重的。

我又想了很多。我想我爸妈会怎样说某件东西的好:“嗯,这手套用了这么久还没破,蛮好的。”

不错,这的确是一种感恩的心态,也是很容易满足的心态。但我可能不会为此感到庆幸,而把这当作应得的。如果花了钱还要庆幸没买到经不起考验的东西,那实在是有失基本的尊严,活得不免有点卑微。关于品牌这件事,我是这样想的:一个号品牌是可以让人无需劳心劳碌地顾虑的。质量问题是out of question的。我的体会是,我们买东西的时候总希望以10年前的物价买到相同的商品,可是通货膨胀的速度也许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国家统计局已经好几年没公布CPI(上一次好像是在2009年,更多情况请参阅第一财经日报评论部主任的文章http://money.163.com/09/1222/08/5R4GBRIG002534M5.html)。好,有需求就有产业,于是很多购物经历告诉我“便宜没好货”是真的。我们的消费水平有落差,市场供应的商品自然也有落差。这不意味着最低价的商品也是合格的商品。想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几乎是白日梦。回想起几天前和朋友开玩笑说起为安卓手机上的Google服务买VPN,最后得出的玩笑结论是:“花钱变身高级公民”。

我对某些东西的追求是从一而终的,或者用余秋雨在《行者无疆》里评论北欧某国人的话说:没有可以快速转移的热情。我以认真负责的态度这个世界,对他人几乎有求必应,这一切是从小被教育的今天看来现实却是残酷得荒唐!讽刺!

义务教育阶段的思想品德课我没少上,但这世界并非书上那般美好。于是你们选择在教育上片面地矫枉过正。但那些写教材的家伙们,你们想过没有如果真有如书中描述般的人的话,他们能否生存?又该如何生存?我以我的经历和教训告诉你们:不能!!!你们掌握着教化大权,指挥着“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接班人”如何“花样作死”。却从来没教过英国SAS生存手册里那样的内容,也没有《荒野求生》式地科普着娱乐。象牙塔里的景色总是美好,井底蛙的天空总是不大。

当然也有传统暴力至上的崇拜式家长专制主义的功劳。“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确是对的,但也只是满足了家长在道德上对自己的要求,没有考虑孩子和人的可持续发展。由此树立起来的崇拜、信仰,在市场竞争激烈的今天有何价值可言?“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可能在你们看来没什么问题,但它背后的逻辑和你们教我的东西实在有着黑与白的反差,矛盾冲突不言而喻。试想下,若在竞标时喊出“我爸是李刚”会有什么效果?是会赢得加分?还是让人笑掉大牙?可能会赢得加分,但那只限于mainland,目前的mainland。世界上十大适宜投资的地区包含了HKSAR,但不包括mailland,原因在于mainland复杂的人际关系不利于投资,发展商业。对此我觉得悲哀之外,也有些心累。

说得多了,扯得远了,难免心力交瘁,该睡了。

我本天真

我本自觉自信是年轻的,走路用跑的,吃饭掐表的,时间精确到秒的。现在却连能去较近的食堂吃饭都能感到庆幸。不得不感慨年月催人,懂得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得到了什么,又丢掉了什么。于我,老天总在这样的事情上显得好像公平。

可我本天真啊。

朋友说我的生日快到了

-朋友说:黄,生日快到了呢。

-我:<Smiling face>

-就是问你想要什么

-我要个女朋友

-太贵了买不起,有没有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

-我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收到啦,礼物什么不送也罢

朋友问我

生日想要什么

我说,女朋友

他回,办不到

我说我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收到

其实有很多话我没说

其实我想要的有很多

我希望上Google不用翻墙

我希望我的布洛格不用放在Hong Kong

我想要我的智商不被浪费

我想要市场足够开放

我还想要历史不再被“教”

我想要 the one whose name named the street before China consulate in US 得到释放

我想要世界不再面向对象(而是面向过程)

我想要环境不再被污染

世界不再有战争

动物不再被灭绝

气候不再恶化

人们不再沉默

……

 

我……

 

Anxiety

我想我的焦虑不该称之为病症。因为自这么多时日来看,我总结出的原因是:对周围环境评价的下降。在环境较差时做出一些反应,甚至达到意志不可控的机理范围,我想这是一种本能,天性使然,是人类亿万年来,经过自然筛选保留下来的基因,应是好的。只是可使我感到焦虑的事情实在太多,多到导致我overact。

所以我不想因此责怪自己。我不认为我有做错什么。“倘若不在意这些问题”的假设只能在“沉默的绝望之中”的人身上成立。于我,绝不。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I am what I am

mmexport1419468183578